什么是質子重離子治療

通俗的說,就是質子重離子在到達腫瘤病灶時,“定向爆破”集中釋放能量,以殺滅實體病灶。

  • 傳統治療

  • 質子治療

與傳統的光子線不同,質子重離子能夠在對腫瘤進行集中爆破的同時,減少對健康組織的傷害。

質子重離子治療技能是放療中一種,是國際公認的放療權威技能!

質子/重離子治療優勢

  • 穿透性能強精準度高
  • 治療時可實時監控
  • 對健康組織不利影響小
  • 對癌細胞的殺傷力更強
  • 兒童腫瘤放療方案的”金標準”
  • 腫瘤部位放射劑量更高

適應癥

*以上為質子的范疇,重離子范疇小于質子,具體患者情況是否符合質子/重離子治療均需經過具體的檢查評估才能較終判斷

不適應癥


并非所有的腫瘤都適合采用質子治療,那些病灶與正常組織分界不清晰或病變較為廣泛的腫瘤,不適合采用質子治療。

質子重離子治療,不能確保治療后腫瘤不再復發和轉移,但經過質子重離子治療后,腫瘤復發和轉移的幾率遠遠低于其他治療手段。
質子重離子治療能夠快速殺滅實體病灶,對腫瘤患者走向康復,有較大幫助。

全球概況

粒子治療先進國家-如日本

日本是世界上擁有先進、較多的質子和重離子治療專用設施的國家之一。

多年從事質子重離子治療的醫師們得益于此,積累了寶貴的醫療經驗,也是日本醫院治療癌癥效果全世界權威的原因之一。

擁有12家質子重離子治療中心


初個建立專用于腫瘤臨床治療的重離子中心


采用呼吸門控技能,360°旋轉角度,尤其適合不同部位、不同形狀腫瘤照射


治療患者案例累積超過3萬例


治療費用全球較低

權威醫院

筑波大學附屬醫院質子線治療中心

排名:日本國內質子線治療歷史悠久

優勢:肝癌 前列腺癌 肺癌 轉移性腫瘤 食管癌

醫院簡介:筑波大學于1983 年正式開展質子線治療的臨床研究,在日本國內質子線治療歷史悠久,治療成績斐然。尤其是在世界上率先開始對肝癌等發生于體內深處的癌癥采用質子線治療,其質子線治療法現已作為國際標準獲得醫學界的高度評價。

日本國立癌研究中心東病院

排名:日本質子治療排名權威

優勢:頭頸部腫瘤 鼻咽癌 前列腺癌 肺癌 肝癌

醫院簡介:成立于1962年,是日本癌癥治療的國立醫療機構。該院尊重患者權益,為患者提供較合適的治療。 研究開發并普及克服癌癥的新型醫療技能,并將所掌握的醫療信息積極與國內外共享。

日本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

排名:日本重離子治療中心實力權威之一

優勢:眼黑色素瘤 肉瘤重離子治療

醫院簡介:日日本國內的一所研究放射線與人類健康的綜合研究開發機構。運用先進醫療對于惡性腫瘤的診斷及放射線治療有著豐富的臨床經驗。該院的醫生憑借高超的診療技能,對亞洲乃至歐美都做出了貢獻。

【免責聲明】本公司力求為用戶提供準確、客觀的數據資料與信息,所有數據均來源于公開發表的文獻文章,數據資料與信息僅供參考。本公司不因對該資料產生或引起的任何損失承擔任何責任。

×

治癌利刃,重離子治好了母親的黑色素瘤

2017-04-27

出國看病過程

“檢查結果顯示,L右眼球鼻上方球壁腫塊占位,很可能患有脈絡膜黑色素瘤,伴網膜脫離,建議您考慮下質子重離子治療。”當診斷結果出來的時候,我頭腦中一片空白。此時坐在外面的母親還一無所知,我該怎樣告訴她這個殘酷的事實?

大概也就三個月前吧,母親無意的說過幾回感覺眼皮下垂,看東西模糊。人上了年紀,難免視力退化,我們都沒往心里去。兩個月后例行帶她去醫院體檢,結果也顯示“視力減退”,醫生建議我們去做進一步的檢查,我們才意識到事情可能沒那么簡單。但當這樣一份檢查結果擺在眼前時,還是無法做到平靜接受,更何況是年近七十的母親,再三考慮我們選擇了淡化病情,部分隱瞞。

通過大量的網絡搜索和四處打聽,了解到日本是粒子線醫療大國,尤其是以國家戰略支撐發展的重離子技能,更是走在國際前列,于是我們找到了擁有日本權威醫療資源的出國看病服務機構——厚樸方舟。

他們權威時間索要了母親所有的病歷資料,翻譯整理后交給他們簽約的日本權威專家審核,同時為我們預約了日本國立癌癥研究中心東醫院和日本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兩家醫院。幾日后收到了李醫生帶來的好消息,日本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同意接收治療,并敲定了見診時間。

一月末的日本要比國內溫暖一些,早上我們在小孫(厚樸方舟陪同翻譯)的陪伴下,終于來到了日本一所研究放射線與人類健康的綜合研究開發機構——日本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日本國內接收重離子患者較多的醫院。

在采血、頭部和腹部CT等檢查結束后,小孫安置母親在外面沙發坐著等待,我隨她到里面聽取檢查結果。辻比呂志醫生表示,我們在國內的檢查結果沒有問題,母親的病情確實為眼部脈絡膜黑色素瘤,較之前增大了約0.5㎜。如果不加以治療,以后會越來越大,并會轉移,較后導致右眼失明需要摘除眼球。好在檢查結果顯示沒有發生其他肝臟的轉移,可以進行重離子治療,對此病的治愈率為90%。但是因為母親的腫瘤部位在晶狀體旁,很可能已經侵襲睫狀體,這個位置血管豐富,重離子治療后,一般會伴有出血,血液進入玻璃體,從而玻璃體渾濁,較終也可能會是一個右眼失明的結果。但兩者較大的區別是,重離子可以保住眼球。(重離子治療450萬日元,費用僅供參考)

除此之外,辻比呂志醫生表示,鈦環縫著術是眼部腫瘤患者接收重離子治療的必經之路,還為我們寫了封介紹信,委托帝京大學附屬醫院眼科主任的溝田醫生為母親進行手術。

眼科檢查、視力檢測、病史詢問、眼底照片拍攝、測心電圖、拍胸部X光片、點散瞳藥……經溝田醫生見診和細致的檢查后,手術如期進行。還好手術不大,母親也沒有察覺出任何異樣,15分鐘就結束了,兩日休息恢復后我們返回到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準備重離子的治療。

牙齒模具、枕部固定具、面罩等全部固定模具制作完成,小孫還帶我們到稻毛附近的商場買了治療后需要佩戴的太陽鏡。她告訴我們不要緊張,治療過程很簡單,并教母親練習了“look-凝視、OK-放松”時眼的對應方式。母親很積極,甚至在放射治療演習結束后,還主動和醫護人員討論要怎樣做才能保證更精準。醫生強調適度集中即可,緊張過度會導致顏色位置的改變。

兩天后,權威次重離子治療正式開始。母親平躺在治療臺上,裝配固定面罩、牙齒支持裝置等,進行精準調節,再現CT演示時的位置。凝視綠光,排CT進行定位。按鈴,通知醫生準備就緒。醫生說“look”開始照射,照射時間為5秒。

醫生表示照射非常成功,整個治療過程一氣呵成,醫護人員還對母親之前做的各種聯系和嘗試做了高度的評價,說樂觀的心態和積極的練習為這次的治療打好了基礎。

依照醫囑進行了四次照射后,母親除眼睛有點發紅(屬于照射后正常反應)外,沒有任何不良反應,檢查顯示腫瘤得到了控制,眼球也可以保住了。辻比醫生說母親現在的狀況,可以回國了,對乘飛機也沒有限制。

為母親辦理好8月份的復診檢查后,我們回到了國內。日子又回到了從前,本就心態樂觀的母親又繼續過上了她哼著小曲做著飯的生活。有時看著她的背影,會覺得之前那些四處求醫的日子恍如夢一般的存在,回過神來,看到她仍健康的在我們身邊,會感嘆幸福也不過如此吧。

(為保護患者及醫生隱私,文中名稱均為化名,日期及圖片已做相應處理。)
*本案例版權歸厚樸方舟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盆腔神經母細胞瘤患兒MM赴日治療減痛苦

2016-10-18

基本情況

MM在2014年1月出現尿潴留、幾天一次大便等情況。5月26日因腹部疼痛,B超顯示MM盆腔存在腫瘤,確診為盆骨神經母細胞瘤,并侵入椎骨。6月3日,手術切除盆腔內腫瘤,手術后3天,MM出現高燒,右腿疼痛無法行走。在第七天,MM的高燒退了,但是右腿力量較弱,勉強能正常行走。6月13日,MM開始進行權威次化療。在第三個療程結束后,從8月11日開始,MM接受10天5次的椎骨腫瘤射波刀放療,基本恢復了行走。放療結束后一個月,MM又繼續化療,這一次次的治療,MM的父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出國看病過程

每個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健康的成長,有一位叫MM的小男孩,雖然只有兩歲,但與疾病已經斗爭了半年之久。

MM的父母不愿意自己的孩子這樣痛苦,計劃帶著孩子到國外治療,聽聽國外專家的意見。在同事的推薦下,MM的父母一起來到厚樸方舟北京總部咨詢。

厚樸方舟的咨詢顧問根據孩子的情況,向MM媽媽介紹了日本的質子治療,質子治療具有極高的精準度,能夠準確的將腫瘤細胞殺死,而且副作用相對較小,很適合治療兒童腫瘤類疾病。顧問還介紹了日本國立癌研究中心東病院,這家醫院是亞洲較早引進質子治療系統,也是世界上第二家開始臨床應用的綜合醫院。同時,顧問也提醒,質子治療對患者適應癥要求較高,需要專家經過仔細檢查后才能給予是否可以接受做質子治療的決定。

MM媽媽在聽了顧問的介紹后,決定帶著MM到這家醫院進行檢查治療,希望厚樸方舟為孩子預約這家醫院。較終,在厚樸方舟工作人員的幫助下,不僅幫助MM預約到了這家醫院,還預約到該院放射科的秋元醫生和兒科的細野醫生來為MM同時進行綜合會診。

一月末的日本要比國內溫暖一些,早上我們在小孫(厚樸方舟陪同翻譯)的陪伴下,終于來到了日本一所研究放射線與人類健康的綜合研究開發機構——日本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日本國內接收重離子患者較多的醫院。

2015年1月19日,MM在父母的陪同下終于來到了日本,厚樸方舟日本子公司的工作人員早已在機場等候MM一家。當他們來到厚樸之家公寓已經很晚了,因為MM第二天還有檢查,所以工作人員囑咐MM一家早點休息。

第二天MM一家按照指定的時間來到了國立癌研究中心東病院,厚樸方舟工作人員協助辦理完掛號。在MM完成兒科檢查后,秋元醫生與細野醫生一起就MM是否需要進行質子治療的問題進行討論。MM由于放射線治療導致的尿道感染,細野醫生為其開了抗生藥膏,并提醒MM媽媽每天為MM涂抹一次。

在秋元醫生看過孩子病歷資料后,認為圖像及治療還不是很詳細,依然無法判斷孩子是否能做質子治療。MM媽媽立即與為MM做治療的國內醫生聯系,按照秋元醫生的要求索取材料,等資料一到再與秋元醫生預約。

在MM一家等待復診的期間,厚樸方舟工作人員周到地陪同他們到迪斯尼去游玩和購物,讓MM放松放松。

1月27日,MM一家再次來到國立癌研究中心東病院進行復查。秋元醫生根據MM的情況來看,不建議MM做質子治療,如果堅持做質子治療的話,孩子會有小腸穿孔、神經麻痹等副作用。

MM媽媽有些失望,她還是希望能夠為孩子爭取到做痛苦比較小的質子治療方案,她問秋元醫生,1、MM不能做質子治療的原因是提供的資料圖像不詳細還是因為MM在之前的治療過程中已經被照射量過大的原因呢?2、MM父母能夠接受孩子做完質子治療的副作用,院方會不會為孩子治療?

秋元醫生給予了明確的回答:1、MM是因為已經被照射量過大,而不能進行治療;2、MM做質子治療的危險性太大,醫院考慮到孩子今后的健康,還是拒絕為MM做質子治療。

較后細野醫生提出了后續的治療方案建議。可以回國后接受9次化療,如果一次能治好,不需要繼續治療。假如效果不明顯,每一個療程間隔一個月,權威次少量,第二到第五次用量一樣。五次過后要進行大量化療,要是依然沒效果就需要手術或放射線治療,每個療程間隔一個月。MM的指標不是很高,回國后繼續治療是有很大可能完全治愈的。

在得到了醫生們的明確回答后,讓MM媽媽感受到醫生始終在為MM的健康著想,這也讓MM媽媽很感動。回到公寓后,MM媽媽和老公商量孩子回國的繼續治療。

到了MM一家回國的那天,厚樸方舟工作人員把MM一家送到了機場,MM媽媽對工作人員的服務非常滿意,并且和每一位工作人員握手以表感謝。回國后,厚樸方舟工作人員對MM的治療一直在隨訪,這也讓MM的父母對厚樸方舟贊不絕口。

(為保護患者及醫生隱私,文中名稱均為化名,日期及圖片已做相應處理。)
*本案例版權歸厚樸方舟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厚樸方舟客戶L梭形細胞肉瘤赴日重粒子治療記

2017-03-08

基本情況

毛L,34歲。(右臀部)梭形細胞肉瘤,形態學符合單相纖維型滑膜肉瘤(WHO分級:2級)。目前右側臀部酸脹8月余,于2015年1月20日行“右側盆腔臀部腫瘤切除術”,術后24天。國內主治醫生建議術后2個月開始接受復查,針對術后腫瘤殘余部分進行放射治療。如有條件,比較推薦赴日本接受重離子治療。

出國看病過程

老公是個工作狂,常年久坐辦公室,平時工作壓力也挺大的,精神總是處于緊張焦慮的狀態。我知道他這么拼都是為了我和孩子,為了這個家,但我也擔心他的身體。記得11年的時候,老公的右腿總是偶發性的疼痛,我勸他去醫院看看,他卻總是用“工作太忙沒有時間”“沒事不嚴重”來搪塞我。結果第二年,開始不明原因的出現右側臀部酸脹不適,醫院診斷為腰椎間盤突出壓迫坐骨神經,因為他說休息后就有好轉,當時我們也并沒有引起重視。直到14年的時候出現了腫塊,而且增長越來越快。慌忙帶著老公去醫院就診,可當時醫生卻誤診為良性腫瘤。眼看腫塊一天比一天大,右腿一天比一天疼,我們去醫院做了穿刺活檢后,FISH結果證實為右側臀部單相纖維型滑膜肉瘤。我們從未想過當初的疏忽會導致這樣的結果,如果當初我再堅定些帶他去看病,也許就不會出現如今的局面。但就像世上沒有后悔藥一樣,現實中也沒有什么如果。15年1月,我們做了右側盆腔臀部腫瘤切除手術。主治醫生建議我們術后兩個月開始接受復查,針對術后腫瘤殘余部分進行放射治療,但考慮到國內放療副作用較大,推薦我們可能的話權威到日本接受重離子治療。了解到厚樸方舟已經幫助過國內很多患者成功到日本就醫后,我嘗試聯系了他們。

而在此同時,國內的醫生告知我,以我老公現在的情況,三個月的時候會復發,一定要盡快做放療。老公一向悲觀敏感,這件事情我更是要瞞著他。雖然自己一個人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但在這場與時間的賽跑中,我知道自己不能先倒下。只要能盡快到日本進行治療,無論是質子重離子還是藥物療法,我都可以接受。厚樸方舟了解到我們目前的情況后,將國立癌癥研究中心東醫院的預約,滑膜肉瘤方面權威專家會診,以及重粒子醫科中心病院的預約,三管齊下,同時推進。

3月22日,我把孩子拜托給爸媽后,帶著老公來到了日本。厚樸方舟日本分公司的佐佐木在機場接到我們后,開車將我們安置在了“厚樸之家”公寓。為了再次確診病情,24日我們在蔡社長和小金的陪同幫助下,順利在國立癌癥研究中心東醫院做完了血尿、胸部X光片和CT三項檢查。但達到明確病情的目的,這些檢查還遠遠不夠,我們的擔當醫生秋元教授安排我們明天再做一個核磁共振。不過今天的造影CT也檢查出了一些問題,老公在國內做的手術,并沒有把腫瘤切除干凈,現在還是有一部分殘留。并且,雖然國內專家基于肺部CT讀片否認肺部有轉移灶,但教授表明因為PET-CT照射不到1㎝以下的癌細胞,所以肺部是否有轉移尚不確定。因此,具體的病例分析和今后的治療方針還是需要等明天的核磁共振檢查后才可再做打算。

回公寓的路上,手機上收到了爸媽發來的寶寶的視頻。他還那么小,才7個月大,正是需要我倆寸步不離細心呵護在身邊的時候,他的爸爸卻得了這么嚴重的病,而我也不得已拋下他來到了日本。想到這些,我又忍不住哭了起來。小金一直在旁邊安慰我,告訴我現在骨肉瘤的存活率很高,治愈的希望還是很大的。我看著感冒了卻還帶病堅持幫我們的小金,對剛才自己的不爭氣感到有些羞愧。

26日到放射線治療科做了檢查后,復診老師茂木教授根據胸片、血液檢查、造影CT和昨天的MRI影像做了分析說明。表示我們可以接受質子治療,需要2周的準備時間和5周的治療時間,并且治療后不需要住院。同時,茂木教授還建議我們去咨詢重離子治療,從治療效果來說重離子會更好。依目前情況,先咨詢其他醫院后再選擇治療方式對我們而言也較為理想。等考慮清楚后,決定做質子治療再到東醫院他們也隨時歡迎,只是考慮時間不要太久,一周到兩周權威。

這可能是這段時間以來,我們聽到的權威消息了。茂木教授的誠心建議,也讓我很感動。可能是這幾日我在日本感受到的充滿“人性化”的醫護服務與國內差別太大,竟讓我不禁對國內就診的那家醫院徒生一股深深地厭惡感。

第二天是腫瘤科會診的日子,我的疑問都得到了細野教授耐心詳細的解答。大致為三個問題:
1. 做完放射線治療(質子治療)后在3個月后半年后做精密檢查時,未發現有腫瘤的跡象時需不需要做化療?
教授回答,做精密檢查時未發現有腫瘤跡象時就無需做化療。
2. 國內的醫生說做完放射線治療后會出現坐骨神經會有損傷,可能會癱瘓,還可能喪失其功能,是否會這樣?
教授說神經有可能會損傷,但不至于會癱瘓或喪失其功能。
3.腫瘤殘留具體有多大?
教授又重新確認了放射線專家和整形外科專家,都明確說有2X5厘米的殘留。
三月的較后一天,蔡社長為我們又帶來了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千葉縣的重粒子醫科中心病院回復可以接收治療,較早4月20日可入院。

回國短暫的休息,照看寶寶后。20日我和老公在蔡社長和大津的陪同下終于來到了重粒子醫科中心病院。在門診室外候診時,護士還來向我們確認了老公的過敏史和現在服用的藥物。

醫生首先通過我們在東醫院的CT、MRI和盆骨部的模型,為我們講解了病灶的主要位置以及腫瘤的大小。同時在重離子射線治療的講解中,向我們解釋了重離子射線會造成的副作用:

1. 由于病灶附近有神經,治療后會有神經受損,出現發麻以及疼痛加劇的現象;
2. 表面的皮膚會有燒灼感和蛻皮的現象,并且照射的局部肌肉會有變硬萎縮的可能;
3. 病灶附近的骨骼會因照射變得易骨折,所以治療后可能有行動不便,較壞的情況下有使用拐杖的必要;
4. 即使做過治療,也會有病情復發的可能(20%-30%),而且可能會轉移到肺部。所以需要定期做CT、MRI來進一步的觀察。

之后為我們做了一份重離子治療初步流程:
1.4月20日進行檢查前的初步檢查;
2.4月22日MRI(根據術前以及本次的磁共振來判斷較終照射范圍);
3.4月23日制作本人專用固定模具,然后會對拍CT時固定模具的使用進行詳細說明;之后對之前的所有檢查進行較終說明;
4.5月6日治療開始。

整個治療需要4周,合計16次。我們很想知道重離子的治療效果、照射范圍以及肺部轉移的幾率。在國內時只是通過醫生知道重離子是雙鏈打擊DNA,比質子單鏈打擊DNA的打擊力度要強,但其他一無所知。針對我們的疑問,教授解釋道治療效果不會馬上看到,要在一個月之后。并且一定要通過定期CT、MRI來進一步觀察。至于照射范圍要根據治療前的MRI和4月22日的MRI結果來判斷。此外,滑膜肉瘤的特質就是容易肺部轉移,如果不治療的話,轉移幾率近乎100%,但通過治療的話會降低轉移幾率。

在如期進行完MRI和固定模具制作后,4月24日大津喬靖帶我們到醫院拍攝了模擬CT,以確認照射的位置。

就這樣,5月6日開始進行重離子治療的日子終于到來了。在蔡社長幫我們提交了診療卡后,見到了今天的擔當護士T和放射線技師黑巖老師。雖然今天醫院休息,沒有醫生,但田中護士還是非常認真仔細的回答著我們的每一個問題。權威天重離子治療的順利,也讓我們對以后的治療有了些信心。

第二次的放射線治療,還是以仰臥的姿勢進行,看到機器在身體周圍鉆來鉆去,老公緊張的全身是汗。荻原護士見此拿來毛巾幫他擦拭,黑巖大悟老師也在旁邊不停地安慰鼓勵,不禁讓我們感到很溫暖。

接下來的治療都很順利,沒有紅腫現象,只是有次在照射中有一瞬間的皮膚瘙癢,但其余時間沒有再出現過。原來腳部麻木的感覺,現在也在逐漸減輕了。在較后一次重離子治療結束后,若月醫生為我們做了詳細的問診。叮囑我們治療結束后,要每隔三個月做一次CT和MRI檢查,為了掌握治療效果,需要我們把影像郵寄回重離子醫科中心病院。對于老公反映近期左側胸痛的問題,若月醫生告訴我們,看過CT和MRI影像后沒有異常現象,只是患部有炎癥跡象,是由于照射造成的,但治療結束后會逐漸消失,無需擔心。至于國內醫生的“如果發現肺部轉移就治不了了”的說法,若月醫生表示可以根據轉移的程度來選擇治療方法,比如是做手術切除還是進行射線治療。如果轉移程度過大較后就只能選擇化學療法了。并且如果還選擇進行重離子治療的話,要盡量避免在同一部位照射。因為隨著治療的結束,靠近腿部的神經受到的一定損傷,副作用也會慢慢凸顯,以較壞的打算來說,有可能需要拐杖或運動輔助器來輔助運動。但也因人而異,有的人并沒有什么感覺,只能通過定期的檢查來看效果。較后,若月醫生表示,回國后有想要咨詢的問題,都可以和她直接聯系,或者幫助我們聯系其他的醫生。半年后來日本的檢查,可以現在就預約醫生,之后想取消或更改日期都是可以的。

6月4日我和老公從成田機場出發,回到了國內。回來后,我上網了解到日本的重離子醫科中心病院是歐美日接收患者較嚴格的醫院,厚樸方舟能夠幫我們順利開始治療實屬不易。在這場與時間的賽跑,與生命的博弈中,是他們在為我們助力。重離子治療不再是夢,而這次治療的成功更是讓我們對以后的生活倍感珍惜,也愿我們之前對健康的忽視能夠給他人以警醒。

(為保護患者及醫生隱私,文中名稱均為化名,日期及圖片已做相應處理。)
*本案例版權歸厚樸方舟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塞尔比拿了多少个冠军